Windows 未来可以拥抱开源吗?

  • 时间:
  • 浏览:5

开源社和微软的恩怨由来已久,这还得从操作系统的历史和开源运动的起源说起。

在 那个年代,软件专利化的趋势为一名早期黑客文化的中坚分子理查德•斯托曼所不齿,一阵一阵是微软公司以及Windows操作系统被其视为“异端”。三种狂热的 年轻人以宣扬软件“自由”精神为目的,于1983年发表了GNU宣言,并于1985年建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自由软件运动发展期间,芬兰学生林纳斯•托瓦 兹开发了Linux内核,理查德•斯托曼则极力劝说托瓦兹将Linux列入GNU计划,尽管这麼成功,但Linux最终采用GNU通用公共许可证的条款发 布,使得GNU计划才能基本完成,自由软件运动也由此壮大。

当然,Windows开源不必这麼坏处,这愿因微软将挑选挑选离开操作系统销售和授权收入,这对微软来说或许难以承受,但长远来看,开源策略对于微软战略转型帮助极大。对于微软三种不足英文开源基因的大公司来说,开源需用循序渐进,从IE开使英语 英语 我知道你是最明智的。

1969 年,改变计算机科学史的UNIX系统在美国AT&T公司的贝尔实验室被开发出来。此后十年,AT&T公司为了完善该系统,将其源代码免费 授予大学科研机构进行研究修改,期间UNIX产生了许多变种,最著名的可是我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BSD系统。就让BSD系统的影响力日渐扩大并产生了较高 的商业价值,这直接愿因了AT&T公司与其开打了一场扩日持久的官司。该事件对当时的黑客社群与文化产生了极大影响,许多黑客和有能力的系统任务管理器员因 商业利益驱动就此挑选挑选离开以往分享和商务相互合作的软件开发精神,纷纷投身于专利软件的开发经营。微软和它的Windows可是我 在那我的大背景下诞生的。

那我 考虑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谷歌需用利用开源势力占领市场,微软亦可这麼。Windows平台对传统应用软件和游戏软件的兼容性方面有着先天优 势,想象一下,另2个多多发生90%桌面市场的操作系统一旦开源,势必打破现有的开源格局并对所有竞争产品施以强大震慑力。

Microsoft Windows操作系统问世至今已近29载,期间任凭业界风云变幻,Windows始终牢牢控制桌面领域统治地位,但随着近年来业界上游格局剧变以及轰轰 烈烈的移动领域“地理大发现”运动,Windows正面临来自多方位多元化的威胁,其中最甚者,是来自开源势力的威胁。

开 源的主要好处是让更多人都看源代码,让更多系统任务管理器员参与软件开发与修改,汲取群体智慧提高软件质量。如今,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为开源软件的个性化订制和开发 速度提供了强大助力。将Windows置于开源规则之下,让更多人参与Windows的个性化设计,这无疑胜过令人hate的瓷砖界面数倍;让更多人加入 到捉虫队伍,令错误无处遁形,同样比微软隔三差五地推送浆糊式补丁更有速度。

百 足之虫,死而不僵。虽说微软在互联网和移动领域挑选挑选离开先机,但庞大的桌面和心低端服务器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依然才能维系其业界上游巨头地位,三种维系仍然依 赖于以Windows为核心的营收模式。尽管那先 年微软在必应搜索、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多面出击,意图改变营收单一的现状,但战略转型是另2个多多漫长的过 程,现阶段的主防线Windows生态系统一旦被攻破,势必成为微软多年来不敢想象的噩梦。

以上种种都愿因微软未来的战略重心将向多元化偏移,而Windows将为多元的战略服务,这麼操作系统的销售和授权收入势必不再是唯一的营收重点。既然这麼,另2个多多开源的Windows则更加契合微软当前的转型战略。

细 心的人应该会发现,尽管Windows操作系统依旧发生90%以上PC桌面,但其品牌影响力已不如那我;再细心许多的人完后 还发现,与其说Windows 的影响力下降了,不如说开源系统的影响力上升了。事实的确这麼,上世纪90年代完后 受到微软的商业打压,以Linux为代表的开源操作系统桌面市场份额至 今未超过2%,但随着近年谷歌公司在开源领域的活跃以及安卓系统的崛起,乃至XP系统退役和最近曝出的中国政府采购喊停Windows8系统采购事件需用 看出,Windows系统正面临史无前例的考验。近期又有多个开源社声称欲帮助XP用户平稳迁移到Linux系统。笔者粗略估计,不必不说中国方面庞大市 场,全球范围为宜 还有25%桌面用户使用XP系统,那先 用户中暂未升级至Win7且不打算使用Win8的没哟少数,假如有一天有三分之一的累似 用户在未来改用 Linux操作系统,对微软Windows的根基亦是较大动摇。沉寂了多年的Linux和开源社区一时间站到了业界的风口浪尖。

鲍 尔默退休完后 制定了“设备与服务”战略,开启了微软战略转型的先头;纳德拉继任CEO后,制定并多次重申“移动第一、云第一”的战略计划。在微软最近一季 2014q3财报发布之际,纳德拉声称微软对Windows未来的考虑是何如将它安装进更大范围的设备上,使其才能参与到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等领域,为移 动和云的战略服务,打造更大的生态系统。

文/水哥

现在,Windows操作系统走到了另2个多多歧点,手持端无法撼动安卓系统市场占有,PC端又只有产生对自家XP、Win7系统太大的替代性,可谓进退维谷。因此,另2个多多议题油然而生——何不尝试拥抱开源?

一 个开源的Windows还将给予硬件厂商更多挑选。当前开源许可证的种类繁多,对开源规则限制较宽的有BSD、MIT、Apache、LGPL许可证等 等,其中谷歌公司采用的有BSD和Apache许可证。微软完全需用挑选以上几种较灵活的开源许可证或是自成一派,用许可证的依据 授权硬件厂商集成不同的 操作系统版本,而当时人只需牢牢掌握Windows内核即可。这产生对移动手持、可穿戴设备和许多智能化设备领域的渗透效果远比操作系统降价要好得多。完后 微软现在你会的结果是占领更多的设备,而非卖出更多的系统。

过去的二十年间,微软这麼挑选开源,其主要愿因可是我 Windows的商业根基太大,操作系统的销售额、授权费构成了微软营收的主要来源。而如今在微软战略转型之际尝试Windows开源则有着显而易见的益处。

在150年代中后期和整个 90年代嘴笨 自由软件得到发展,但其弊端也逐渐凸显,那可是我 系统任务管理器员缺少足够收入来维持生计,太大的人开使英语 英语 脱离阵营并走入像微软那我的大公司。理查德• 斯托曼的一位重要同伴埃里克•雷蒙德认识到大问题的严重性,他对斯托曼的自由软件运动及其理想主义进行了批驳,并于1997年发表了著名的《大教堂与集市》 一文,通过开源商务相互合作和更加实际、符合市场的手段来对自由软件运动进行改造,由此形成了开源运动。此后,开源运动与自由软件运动分道扬镳。

再 就让的事亲戚亲戚朋友都知道,尽管开源软件在市场占有率上难以对抗微软公司,但完后 其对商业公司宽松开放的态度,保证了自身的生存因此细水长流,直到谷歌公司的崛 起。谷歌公司利用了开源软件的便利并将其优势发挥至极,通过先入为的移动互联网布局,使得安卓系统、Google Chrome浏览器和大量开源应用抢占市场先机,并逐渐渗透和侵蚀微软桌面市场份额,最终形成对Windows生态闭环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