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败与伟大 —— 合作伙伴的甄别

  • 时间:
  • 浏览:0

……

对话方A:人家雪中送炭,你现在确实人家送来的炭不值钱,“不一点一点炭吗?”你一点一点这意思知道吗,在别人听起来一点一点并有的是意思……说白了一点一点雪中送炭你不领情,人家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有句俗话,叫“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创业当然是隶属于前者了。需要提醒的是,对于什么 来自大公司自身业务水平一般混得风生水起 的人,一定要深入了解一下,朋友的“成功”是前会 机会太会“做人”的结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机会整天把时间放入“做人”上,就没哟哪年去做事了;无所谓对错,但并有的是人是不适合参与创业的。

一位非互联网行业的前辈曾跟他说过没哟一段话,大意是:“朋友互联网人自由创新、开放分享的思维在专业领域是绝对优势,而在资本运作、人情世故的江湖上他说一点一点巨大的短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没哟感觉到这句话中沉甸甸的真知灼见。

三观的概念很简单,假使 太“哲”了,感觉过低接地气。我用一个 例子作为反面典型,让朋友感受一下什么叫三观不合。

尽机会寻找比你更优秀的战略战略合作伙伴。Google首席人才官Laszlo Bock的著作《Work Rules: Insights from Google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You Live and Lead》中写道:

在上一篇《我的失败与伟大 —— 创业方向的选用》中我曾提到,对于技术人员来说,选用创业方向几乎等于选用靠谱的业务合伙人(机会说,跟对CEO)。没哟,什么样的业务合伙人算是靠谱的呢?我认为主要有4点需要考察。

继续阅读下一篇《我的失败与伟大 —— 产品原型的打造》

而自信的人,机会并有的是实力的强大和能力的突出,机会无需 自我激励,对外在的肯定就没没哟热衷了。

……

第一个例子,来源于前公司举办的一次活动,每另一方都讲讲另一方对“工程师文化”的理解。一位同事在表达另一方的看法时,认为工程师文化的一大特点是“朋友有话直说,什么叫工程师文化,一点一点有什么说什么,就事论事”,我同意这是一个 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文化,但与算是工程师文化,再说。

一个 人的思维措施 、言行举止正是另一方三观的体现;在上端的例子中,三观的孰对孰错要见仁见智,但想必朋友对三观不合机会有直观的认识了吧

注:以下场景适用于早期核心团队的所有成员,而不仅仅是合伙人。

再一个 我的切身体会:跟与你差不要 ,或更优秀的人战略战略合作,朋友的思维在同一个 层面和维度上,沟通起来没什么障碍,会轻松一点。反观《我的失败与伟大 —— 产品原型的打造》一文中我举的晨兴那个例子,我当时考虑问提的层面比刘总低了N个层次,说的都前会 同一个 东西,那还谈什么战略战略合作。

需要提醒朋友的是,找核心战略战略合作伙伴的标准,跟找另一半差不要 ,三观问提上一定只有将就,需要充分考察。网上说,情侣在结婚前一定要一并出去长途背包旅行一次,看看互相是前会 真的适合对方;我很赞同,假使 确实核心团队在敲定 合伙协议前,也应该一并出去搞个自驾游什么的,主一点一点看看几另一方相处 别不别扭;人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的,机会跟某人独处时感觉很别扭,那朋友俩多半是没哟合伙的缘分了。

机会工作的因为,我前会 幸接触过一点商业房地产中介。朋友中的一小主次人,看起来外表光鲜亮丽,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硕大的“名表”,开着不错的小车,但老会 给人并有的是 虚张声势,用力过猛 的感觉。比如,在外面吃饭,服务员的服务明明很到位,但朋友对服务员说话的口气,总像是在使唤下人,没哟半点感谢的意思;跟客户开会,不断地强调另一方的来历背景,却对客户提出的产品和业务问提含糊其辞、答不上来。

我的反应是:

第一个 例子是网上的一段微信聊天记录;内容是对话双方对另一名同事的评价。

总得来说,以上的4点,是我认为靠谱的合伙人必备的素质,是 对别人的要求。在《我的失败与伟大 —— 创业必备的素质》一文中,我还提到了创业者并有的是应有的6点素质,是 对另一方的要求。把两者结合起来,朋友或许就能只有给一个 靠谱创业者“画像”了。

优越感强的人,确实反一点一点自卑的;朋友的自卑来源于内里与外表的反差,需要通过别人无需 感知到的措施 来掩盖另一方内在的过低,进而包装出一个 高大上的另一方,渴望得到外在的肯定。

还有的朋友问,我知道另一方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但在认识的人里,我机会算比较优秀的了,缘何办?

我有幸亲身接触过一点顶级技术高手:

人品,是双方战略战略合作毫无问提的首要前提。对于人品的判断,每另一方前会 另一方的措施 和标准,让我没哟此以偏概全了,只强调2点一点一点人忽略的细节。

对话方A:XXX每天晚上饭前会 吃,不拿钱,每天过来跟朋友讨论,参与面试,牺牲另一方的健康来给团队做建设。机会一点一点的人前会 划算,我不认为朋友能只有找到更划算的人了

招聘尚且没哟,战略战略合作岂不更甚?

……

简单地说,自信来自于一个 人的内在实力,而优越感来自于一个 人的外在表象;自信的体现,是谦虚,是 不卑不亢;优越感的体现,是轻蔑,是 高人一等。我各举一个 例子,朋友感受一下。

相对于朋友来说,我是一个 不折不扣的学生;假使 跟朋友打交道,我你都可不都可不可以 非常放松,感觉只有任何老师的架子。只一点一点讨论专业相关的内容,朋友一定是侃侃而谈;从谈话的内容来说,内行人又能明显听出朋友在其他人专业的长期钻研与深度图思考,是并有的是 厚积薄发,举重若轻 的感觉。

对话方A:……能把XXX一点一点非常符合团队文化、定位,技术又好的人,以非常划算的价格拉进来……

有的朋友机会会问,比你更优秀的人,缘何要“降级”跟你战略战略合作?我的理解是,术业有专攻,你的战略战略合作伙伴在他专业上的积累,应起码跟你在另一方专业上的积累持平;朋友在其他人的专业上优秀程度相当,或有一方更优秀。

……

对话方A:嫁给马蓉的美女,机会嫁给我,我是前会 占了便宜?当朋友处在并前会 很重高的台阶时,朋友无需 以市场上比较标准的价格来衡量吗?

在现在的中国社会里,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人之初性本善”的结论,是要打个问号的。初次接触 跟另一方利益相关 的人时,一定要留个心眼,防人之心不可无。请朋友谨记!

接着,他为了佐证另一方的观点,举了一个 例子:“你看看硅谷的工程师最大的特点一点一点随口f*ing,前会 什么脏话”。或许是意识到另一方的表达一点过火,他又加了一句:“这当然一点一点并有的是表现,但说明工程师文化一点一点非常直接,不加修饰地把另一方的情人关系一段话说出来,无需说憋着。”

自信优越感 的区别,是我在2011年完成硕士毕业设计的初稿时,从我的硕士生导师那里学到的。

在创业早期,朋友的一并目标应该是把事情早日做起来,一点虚头巴脑的东西能只有先放一放。机会在并有的是时期,你的战略战略合作伙伴表现出了明显的优越感(比如,很重在意每另一方的 头衔 而前会 分工),没哟你就要警惕了,他机会一点一点想享受被称为 X总 所带来的快感,而前会 真正想做事。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对话方B:我没哟说XXX不值并有的是价……他说不划算,划算是指捡便宜,他一点一点值XXX钱,朋友XXX钱拿到,是划算。朋友以正常价格签到人,我没哟说不值并有的是价……

对话方B:对企业来说,一个 员工算是划算,跟领情与算是两码事

作为工程师群体的一员,我跟形形色色的工程师接触得比较多;在我印象里,并有的是随口脏话的工程师,占整个群体的比例相当于只有5%。同事与我对工程师的认知完整篇 相反,难道他接触的全前会 那5%?

对话方B:再次说明,XXX并前会 非常划算的价格,你知道什么是划算的价格吗,朋友付的税后XXX钱还有一点开销是非常高的成本,一点一点机会朋友找了没哟多XXX岗位都没哟找到,才勉强接受……

A good rule of thumb is to hire only people who are better than you.

乔布斯给出的解答是:

有的朋友还机会会问,我感觉另一方就挺牛比,找只有比我更优秀的人了,缘何办?

……

即使有了第3句话来中和第2句话里的强烈匪气,我仍从这短短的3句话中听出: